今日特推: 日本古代历史上著名奇闻“天皇造反”是怎么回事?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武器装备 > » 正文

欧洲三十年战争:何改变德意志帝国政治格局的战火

浏览: 来源:国宝军事资讯
布拉格扔出窗外事件:1618年5月23日,波希米亚首都布拉格的新教徒发动起义,冲进布拉格城堡,以侵害宗教自由的罪行将两名哈布斯堡王朝大臣及一位书记官从窗口扔出。由此直接引发了三十年战争。

布拉格扔出窗外事件:1618年5月23日,波希米亚首都布拉格的新教徒发动起义,冲进布拉格城堡,以侵害宗教自由的罪行将两名哈布斯堡王朝大臣及一位书记官从窗口扔出。由此直接引发了三十年战争。

    本文摘自《世界大历史:1571-1689》,新世界出版社2014年9月出版。

    令农奴制在德意志复活

    三十年战争似乎加深了德意志社会的分化和不平等,而这长期以来就是德意志社会的特征。战争结束时,许多农民没有资本重新养殖牲畜和家禽,或重新添置在战争中毁掉的篱笆、谷仓、工具和建筑物。很多人背上了令人绝望的债务,无法重新起家。

    对于他们来说,重新耕种自己的土地让人看不到多少希望。同时,工资又特别高,因为战争的伤亡造成劳动力短缺。许多农民干脆卖掉世代继承的土地,其社会地位由自耕农沦为佃农。在德意志东部的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在霍亨索伦家族(the Hohenzollern)的土地上,比如在勃兰登堡,农民的身份沦落甚至更为极端。

    为了让贵族同意他们可以不经各社会等级允许而征税,霍亨索伦家族做出让步,即贵族可以将其土地上的农民视为农奴,实际上也就是他们的私人财产。在西欧正在消亡的农奴制由于三十年战争的缘故,在德意志的许多地区又获得了生命力和合法性。

    战争对德意志的政治组织形态没有明显的影响

    乍一看,或许很难看出三十年战争对德意志的政治组织形态有什么影响。战争开始时,神圣罗马帝国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帝国哈布斯堡家族皇帝的实际权力仅局限于他们的家族领地,例如奥地利和波希米亚。在帝国境内的其他地方,数百个领主统治着他们各自的公爵领地、伯爵领地、主教辖区和城市,很少把皇帝放在眼里。

    战争结束时,这里的情况并没有多少改变。哈布斯堡家族依然享有帝王的尊贵,而各类领地实际上依旧是独立的实体。的确,《威斯特伐利亚和约》赋予这些领地的统治者实行他们自己的外交政策的权利,这在理论上使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独立。然而实际上,他们早就在奉行自己的外交政策了,不受皇帝约束。因此三十年战争和《和约》对他们的地位没有什么影响。

    哈布斯堡家族在三十年战争中的起与落

    其实,三十年战争对德意志政治和宪法发展的重要意义主要体现在没有发生的事情上面,而不是体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上面。长期以来,哈布斯堡家族一直在寻求增强他们对神圣罗马帝国的广大领土和资源的实际控制权。他们最愿意看到的是将帝国变成一个统一的君主制国家,就像英国和法国那样。三十年战争是他们为实现统一德意志的目标所做的真真切切的最后尝试,但他们失败了。

    17世纪20年代末,整个德意志的实权似乎已经掌握在哈布斯堡家族手里。德意志境内强大的新教诸侯国,尤其是萨克森和勃兰登堡,已经倾向于谨慎地在一旁观战,而非冲在前面帮助它们被围攻的信奉同一教派的盟友,从而冒军事灾难的风险。

    皇帝斐迪南二世的军队已经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控制了越来越多的土地。由于有诸如蒂利伯爵和阿尔布雷希特·冯·瓦伦斯坦这样的杰出将领在其旗下效劳,继续取得军事胜利似乎没有悬念。斐迪南从软弱无能的新教公爵手中夺取了梅克伦堡公国(the Duchy of Mecklenberg),他还将这片广大且重要的土地赠予他的爱将瓦伦斯坦,从他的这些举动中就可以看出他的信心和野心。

    他于1629年春颁布的《归还教产敕令》更加明显地揭示出他的信心和野心。该敕令宣布将1552年以来改信新教的高级教士拥有的土地全部还给天主教会。如果该敕令得到执行,将极大地削弱许多新教诸侯国,将它们的一些最有价值的土地从其领主手中夺走,这样一来,一旦时机成熟,皇帝将来可以接管这些土地。此外,该敕令将极大地加强皇帝在整个德意志的权力,因为皇帝实际上可以任命许多信仰同一教派的新富和新贵。他任命的肯定是自己的忠实朋友。

进入论坛 我来挑错